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窗诗刊博客

诗人的差别最大的是,有些人写一辈子都是在写一首诗,而有些人写一首诗是在写一辈子。

 
 
 

日志

 
 

《诗人选刊》第二十六期普希金诗精选  

2013-04-21 18:38: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人选刊》第二十六期普希金诗精选

 

普希金,全名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Аnеkсанaр Сергеевny Nуwknh),1799年6月6日(俄历5月26日)出生于沙俄莫斯科,1837年2月10日(俄历1月29日)逝世于圣彼得堡,是俄国著名的文学家、伟大的诗人、小说家,及现代俄国文学的创始人。19世纪俄国浪漫主义文学主要代表,同时也是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人,现代标准俄语的创始人,被誉为“俄国文学之父”、“俄国诗歌的太阳”(高尔基)。 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Aleksandr Sergeyevich Pushkin)诸体皆擅,创立了俄国民族文学和文学语言,在诗歌、小说、戏剧乃至童话等文学各个领域都给俄罗斯文学创立了典范。普希金还被高尔基誉为“一切开端的开端 ”。出生于贵族家庭,童年开始写诗,在沙皇政府专为培养贵族子弟而设立的皇村高等学校学习。学习期间受到当时进步的十二月党人及一些进步思想家的影响。后来发表的不少诗作抨击农奴制度,歌颂自由与进步。普希金的主要作品除了诗歌以外,主要还有长篇小说《上尉的女儿》,历史纪实语的创始人,中篇小说《杜布罗夫斯基》,《别尔金小说集》等。普希金在创作活动上备受沙皇政府迫害。1837年在一次布置的决斗中遇害。他的创作对俄国文学和语言的发展影响深刻。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①

---------------------------------------------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忧郁,也不要愤慨!
不顺心时暂且克制自己,
相信吧!快乐之日就会到来。

我们的心儿憧憬着未来;
现今总是令人悲哀:
一切都是暂时的,转瞬即逝,
而那逝去的将变为可爱。
          1825年
            查良铮译
 ①这首诗题在普·亚·奥西波娃的女儿叶夫普拉
克西·尼古拉耶夫娜·沃尔夫(1809—1883)的纪念
册上。当时沃尔夫15岁。

致 大 海


--------------------------------------------------------------------------------


再见吧,自由的原素!
最后一次了,在我眼前
你的蓝色的浪头翻滚起伏,
你的骄傲的美闪烁壮观。

仿佛友人的忧郁的絮语,
仿佛他别离一刻的招呼,
最后一次了,我听着你的
喧声呼唤,你的沉郁的吐诉。

我全心渴望的国度啊,大海!
多么常常地,在你的岸上
我静静地,迷惘地徘徊,
苦思着我那珍爱的愿望。

啊,我多么爱听你的回声,
那喑哑的声音,那深渊之歌,
我爱听你黄昏时分的幽静,
和你任性的脾气的发作!

渔人的渺小的帆凭着
你的喜怒无常的保护
在两齿之间大胆地滑过,
但你若汹涌起来,无法克服,
成群的渔船就会覆没。

直到现在,我还不能离开
这令我厌烦的凝固的石岸,
我还没有热烈地拥抱你,大海!
也没有让我的诗情的波澜
随着你的山脊跑开!

你在期待,呼唤……我却被缚住,
我的心徒然想要挣脱开,
是更强烈的感情把我迷住,
于是我在岸边留下来……

有什么可顾惜的?而今哪里
能使我奔上坦荡的途径?
在你的荒凉中,只有一件东西
也许还激动我的心灵。

一面峭壁,一座光荣的坟墓……
那里,种种伟大的回忆
已在寒冷的梦里沉没,
啊,是拿破仑熄灭在那里。

他已经在苦恼里长眠。
紧随着他,另一个天才
象风暴之间驰过我们面前,
啊,我们心灵的另一个主宰。

他去了,使自由在悲泣中!
他把自己的桂冠留给世上。
喧腾吧,为险恶的天时而汹涌,
噢,大海!他曾经为你歌唱。

他是由你的精气塑成的,
海啊,他是你的形象的反映;
他象你似的深沉、有力、阴郁,
他也倔强得和你一样。

世界空虚了……哦,海洋,
现在你还能把我带到哪里?
到处,人们的命运都是一样:
哪里有幸福,必有教育
或暴君看守得非常严密。

再见吧,大海!你壮观的美色
将永远不会被我遗忘;
我将久久地,久久地听着
你在黄昏时分的轰响。

心里充满了你,我将要把
你的山岩,你的海湾,
你的光和影,你的浪花的喋喋,
带到森林,带到寂静的荒原。
1824
查良铮译

“我的名字……”①


--------------------------------------------------------------------------------


我的名字对你有什么意义?
它会死去,象大海拍击海堤
发出的忧郁的汩汩涛声,
象密林中幽幽的夜声。

它会在纪念册的黄页上
留下暗淡的印痕,
就像用无人能懂的语言
在墓碑上刻下的花纹。

它有什么意义?早已被忘记
在新的激烈的风浪里,
它不会给你的心灵
带来纯洁、温柔的回忆。

但是你在孤独、悲伤的日子,
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
并且说:有人在怀念我,
在世上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1830


歌  者

--------------------------------------------------------------------------------

在夜色沉沉的树林里你可曾听见
一个歌者在歌唱苦闷和爱情?
清晨的时刻田野里万籁俱静,
芦管的声音单谓而又凄清,
    你可曾听见?

在荒凉昏暗的树林里你可曾遇见
一个歌者在歌唱爱情和苦闷?
他有时微笑,有时带着泪痕,
还有那充满烦忧的温顺的眼神,
    你可曾遇见?

倾听着那轻轻的歌声,你可曾叹息
一个歌者在歌唱爱情和苦闷?
当你在树林里看见一个年轻人,
接触到他那黯淡无光的眼神,
    你可曾叹息?

月  亮


--------------------------------------------------------------------------------


孤独、凄怆的月亮,
你为什么从云端里出现,
透过窗户,向我的枕上
投下清辉一片?
你的忧郁的脸容
引起我悲伤的浮想,
和爱情的无益的哀痛;
骄傲的理智难以抑制的愿望
又在我的心头重新激荡。
飞走吧,往事的回忆,
不行的爱情啊,请你安息!
已不会再有那样的月夜,
当你以神迷的光线
穿过幽暗的梣树林
将静谧的光辉倾泻,
淡淡地,隐约地
照出我恋人的美丽。
情欲的欢快啊,你算什么?
怎能比真正的爱情和幸福,
那种内在的美的欢乐?
已逝的喜悦怎能再往回奔?
光阴啊,那秒秒分分
为什么如此飞快地消失?
当那朝霞突然升起
轻盈的夜色为何就淡去?
月亮啊,你为什么要逃走,
沉没在那明朗的蓝天里?
为什么天上要闪出晨曦?
为什么我和恋人要别离?
1816
  、

 

 

我就要沉默了


--------------------------------------------------------------------------------
 

我就要沉默了!然而,假如这琴弦
能在我忧伤时报我以低回的歌声;
假如有默默聆听我的男女青年
曾感叹于我的爱情的长期苦痛;
假如你自己,在深深的感动之余,
能将我悲哀的诗句悄悄地低吟,
并且喜欢我心灵的热情的言语……
假如你是爱着我……哦,亲爱的友人,
请允许我以痴情怨女的圣洁之名
使这竖琴的临终一曲充满柔情!……
于是,等死亡的梦覆盖着我永眠,
你就可以在我的墓瓮前,感伤地说:
“我爱过他,是我给了他以灵感,
使他有了最后的爱情,最后的歌。”
1821
          




--------------------------------------------------------------------------------


不久前的一个夜晚,
一轮凄清的明月
巡行在迷茫的云天,
我看见:一个姑娘
默默地坐在窗前,
她怀着隐秘的恐惧
张望山冈下朦胧的小路,
心中忐忑不安

“这里!”急急的一声轻唤。
姑娘手儿微微发颤,
怯怯地推开了窗扇……
月儿隐没在乌云里边。
“幸运儿啊!”我惆怅万端。
“等待你的只有交欢。
什么时候也会有人
为我打开窗子,在傍晚?”
1816




--------------------------------------------------------------------------------


美梦啊,美梦,
哪里是你的甜蜜、
夜间的欢乐,
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欢乐的梦
以失去踪影。
我孤零零
在黑暗中
苏醒。
床周围
是沉默的夜。
爱情的幻想
忽而冷却,
忽而离去,
成群地飞跃。
我的心灵
仍充满愿望,
它在捕捉
对梦境的回想,
爱情啊,爱情,
请听我的恳求:
请再把我
送入梦境,
再让我心醉,
到了清晨,
我宁可死去,
也不愿梦醒
1816

风  暴


--------------------------------------------------------------------------------


你看见那个站在峭岩上的少女吗?
穿着白色的衣裳,高临在波涛之上,
就是当大海在风暴的烟雾中喧腾,
和海岸在嬉戏,
就是当雷电的金光
时时刻刻用赤红的光芒照亮了她,
而风在打击和吹拂
她飘荡着的轻纱的时光?
在风暴的烟雾中的大海,
在闪光中失掉蔚蓝的天空,都是美丽的;
但是相信我吧:就是那个站在峭岩上的少女,
她比波浪、天空和风暴,还更漂亮。
1825

冬 天 的 道 路


--------------------------------------------------------------------------------


透过一层轻纱似的薄雾
月亮洒下了它的幽光,
它凄清的照着一片林木,
照在林边荒凉的野地上。

在枯索的科天的道上
三只猎犬拉着雪橇奔跑,
一路上铃声叮当地响,
它响得那么倦人的单调。

从车夫唱着的悠长的歌
能听出乡土的某种心肠;
它时而是粗野的欢乐,
时而是内心的忧伤。……

看不见灯火,也看不见
黝黑的茅屋,只有冰雪、荒地……
只有一条里程在眼前
朝我奔来,又向后退去……

我厌倦,忧郁……明天,妮娜,
明天啊,我就坐在炉火边
忘怀于一切,而且只把
亲爱的人儿看个不倦。

我们将等待时钟滴嗒地
绕完了有节奏的一周,
等午夜使讨厌的人们散去,
那时我们也不会分手。

我忧郁,妮娜:路是如此漫长,
我的车夫也已沉默,困倦,
一路只有车铃单调地响,
浓雾已遮住了月亮的脸。
           1826

预  感


--------------------------------------------------------------------------------


我的头上又有乌云
在悄悄地聚集;
那嫉妒的命运
又以灾祸将我威胁。
我是否仍然投以轻蔑?
是否让我骄傲的青春
以坚强和耐力
迎接它的来临?

我受够了狂暴生活的折磨,
冷漠地静候暴风雨发作。
也许,我还能够获救,
又能找到一个避风的港口……
但是我预感到要别离,
可怕的时刻已无法回避,
我要赶快握一握你的手,
这是最后一次,我的天使。

温柔的天使,娴静地天使,
请你悄悄地说一声:再见。
伤心吧:任你垂下或抬起
你温情脉脉的双眼,
你留下的回忆
在我的心灵里
可以代替力量、骄傲、希望
和青春年代的英雄豪气。
1828

 

征  象


--------------------------------------------------------------------------------


我来看你,一群活跃的梦
跟在我后面嬉笑,飞旋,
而月亮在我右边移动,
也健步如飞,和我相伴。

我走开了,另外一些梦……
我钟情的心充满了忧郁,
而月亮在我的左上空
缓缓地伴着我踱回家去。

我们诗人在孤独中
永远沉湎于一些幻想,
因此,就把迷信的征象
也织入了我们的感情。
1829

少  女

--------------------------------------------------------------------------------


我对你说过:当心可爱的少女!
我知道,她的自然魅力会迷人;
粗心的朋友!我知道在她面前
你无暇他顾,寻找别人的眼睛。
失掉了希望,忘却了偷情的甜蜜,
沉郁的青春在她身边燃烧;
幸福的宠儿,命运的心腹
恭顺地向她奉献求爱的祈祷。
但是骄傲的姑娘恼恨他们的感情,
她垂下眼睛,既不看,也不听。
1821

 我就要沉默了


--------------------------------------------------------------------------------
 

我就要沉默了!然而,假如这琴弦
能在我忧伤时报我以低回的歌声;
假如有默默聆听我的男女青年
曾感叹于我的爱情的长期苦痛;
假如你自己,在深深的感动之余,
能将我悲哀的诗句悄悄地低吟,
并且喜欢我心灵的热情的言语……
假如你是爱着我……哦,亲爱的友人,
请允许我以痴情怨女的圣洁之名
使这竖琴的临终一曲充满柔情!……
于是,等死亡的梦覆盖着我永眠,
你就可以在我的墓瓮前,感伤地说:
“我爱过他,是我给了他以灵感,
使他有了最后的爱情,最后的歌。”
1821


 

小  花


--------------------------------------------------------------------------------


在书中我发现一朵小花,
它早已干枯,失去芬芳;
于是我心中得到启发,
产生了各种奇怪的想象。

它开在何处?哪一年春天?
它开了多久?谁把它摘下?
是朋友的手指?旁人的刀剪?
夹在这里又为了什么?

是为了纪念温情的会晤,
还是纪念命定的离别?
或者回忆孤独的漫步,
在凉爽的林荫,寂静的田野?

他可还活着?她是否健在?
如今他们在什么地方?
也许他们也早已枯萎,
象这朵神秘的小花一样。
         (1828)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