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窗诗刊博客

诗人的差别最大的是,有些人写一辈子都是在写一首诗,而有些人写一首诗是在写一辈子。

 
 
 

日志

 
 

鲜活是现代诗最伟大的技巧  

2012-10-17 13:02:00|  分类: 诗歌理论及诗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鲜活是现代诗最伟大的技巧 问答的艺术


  提问是一门艺术,回答也是。问者要抓住重点,答者应恰当巧妙。在诗写中,问答是常见的,著名如艾青的:“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全诗问答而妙者,如下:


          长调
     ——献给《长调》编剧冉平老师
         宝音•贺希格

    有人问我长调歌词为什么那么短?
    我说几缕炊烟足以支撑一片蓝天。

    有人问我长调究竟唱给谁听?
    我说唱者是在确认无限中的自己。

    有人问我长调为什么那么悲凉?
    我说欢乐没有必要那么悠长。


  长调是蒙古族独特有的声乐艺术,字少腔长,演唱时,悠扬,舒缓,直击心灵。客之所问,除了词短、谁听、悲凉,肯定还有很多,但在诗中只取三问,是因为诗人了解透彻,确信这是客人的强烈之感,足以显示长调特点。答时机巧:几缕炊烟,一片蓝天,这是草原常见景象,用以表达“简单然而深刻”,多么鲜活贴切;歌者与其说是寻觅知音,不如说是“在确认无限中的自己”;悲凉太广大了,说出来何其悠长,而快乐就不一样了,总是简短:以少胜多。
  问得准,答得妙。


   游戏的意趣


  打比方是中国文人的拿手好戏,诗人更擅此枝。打比方是为了让观念可感,更深切地理解它。观念就那么多,我们每天都在重温祖传的大道理。许多人活了一辈子,并没悟出前人没有谈及的人生之道。写诗其实是写细小的发现,入微的感怀。即使如此,也还得不断创新言说方式,不然,就有可能“旧”了。比如说到死,诗人还能说出什么新意呢?


    从一座房子到另一座房子
        池凌云


    从一座房子到另一座房子
    再也找不到一个熟悉的人
    是一个什么游戏啊——

    我们曾轮番躲在衣柜里
    不出声,不让别人找到我们
    一切爱所需的训练:看谁的孤独更持久

    后来,我们忘记了要去找到对方
    惯了默默无闻地生活
    宛如躲在一个大箱子里

    然而,这一次是最后一次
    我知道,你再也不会来找我
    我们早已是没有名字的失踪者
         
  诗人说,死亡就像“从一座房子到另一座房子/再也找不到一个熟悉的人”。由“找不到”想起找人的游戏——“躲迷藏”,悟出其中的实质是:“看谁的孤独更持久”。生与死都是持久地孤独着,找与被找没什么两样,以至于不去找了,默默无闻地生活,觉得自己“宛如躲在一个大箱子里”,成了被找者。然而,死亡毕竟不是躲迷藏,生者“再也不会来找”了,死者也不可能耐不住孤独而自现,“这一次是最后一次”,死者最终成为“没有名字的失踪者”。
  托一种游戏,诗人发现了死亡的最新秘密。

   放纵的诗意


  现代诗的一个特点是:言简,意丰。现代诗人反对浪费语言,然而,并非绝对。请看:


       片刻欢愉
        东篱


    得允许有这样的时候
    思念一个人
    为此成了无骨之人
    瘫软,无可依靠,无药可救

    且让我随波逐流,沉陷,被覆盖,窒息般地睡去
    这丰腴的水草,这月华如水的暗夜
    我拒绝骨头,石头,钢铁,树干
    拒绝一切承当的字眼儿 

    像个赖皮的孩子
    跌倒了,不愿再爬起
    地午后的阳光,尽是他的领地
    而他不愿做王


  诗人所写的原生点是:“有思念一个人的时候”。这是基本权利吧?然而不可得。原因很多,这不是诗人要说的。诗人早就忍不住了,一听说允许,他就放纵啦:全诗只有前两行是朝廷,其余全属造反:有破罐子破摔、耍赖的意味。然而,唯有这样,才能强调思念一个人之甚。 
  在这里,技术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技术的放纵。


   诗之惑


  关于诗,写的人迷醉,读的人未必。反过来,读的人迷醉,写的人却没感觉。我说的是——


      一块花布
       代薇


    爱上一块花布
    等于爱上一条裙子
    等于爱上那种式样
    这不是流行的问题
    而是时间
    因此还必须爱上
    它褪掉的颜色撕碎的声音
    花布的一生
    除了洗净和晾干
    还有左边的灰尘右边的抹布
            
  这当然是一首好诗。由花布的一生而写爱的真谛,巧妙。为了让诗的形象完整,由花布而裙子而式样而女人,精心表达,是为技巧。但是,我在网上见了到这首诗的另一个版本:


    如果你爱上一块花布
    还必须爱上日后
    它褪掉的颜色
    撕碎的声音

花布的一生
除了洗净和晾干
还有左边的灰尘
右边的抹布


相比之下,我喜欢第二首,直截了当。可是,前一首的复杂是技术啊。没有技术,写什么诗呢?
但我相信:鲜活是现代诗中最伟大的技巧。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